爱看书吧

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星门 > 星门全部章节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结局)

星门全部章节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结局)(第2页/共2页)

sp; “你胆子可不小……”

“怕什么?都化凡了,龙凤也只是寻常,搞不好也就山鸡那么大!”

“……”

众人忽然都笑了,你一言我一语,建造他们自己的家园。

也许,还有一些不甘心,一些不情愿。

可当三位至强者,此刻,都在讨论着,未来化凡之后,如何如何……哪怕不甘心

,也只能放下心中那一些不甘,也许……化凡,是更好的出路。

大家彼此议论着,仿佛忘记了外界的纷争和烦恼。

这一刻,混沌苍生,仿佛也在聆听这一切。

一些人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些笑意,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光明,这一刻,哪怕

天地还在动荡,山崩地裂,世界寂灭……

可他们,脸上都浮现出一些笑意。

原来,这些至强者,也只是凡人。

凡夫俗子!

可为何……此刻听着,又有些羡慕,有些期待,有些渴望呢。

这一刻,苍生皆知,也许,唯有外界还在战斗的两人不知,整个混沌,仿佛都听

到了他们的议论,混沌化凡!

这刹那,无数意志之力,疯狂涌入这些精神构造的世界,仿佛,大家都在期待。

李皓露出了笑意!

他开心门,连接所有人的绝望之力,也让这些人,都能参与进来,哪怕无法更改

命运,起码,有权利知道,他们的命运,如何走向。

结果·…这一刻,混沌苍生,不说全部,起码九成以上的人,都是支持的。

他们支持众人作出的决定。

化凡!

让时光,让混沌,让一切,归为平凡。

无数的意志之力,融入了那些强者构造的虚幻世界,此刻,那些生灵,都很期待

,也许他们没办法,决定具体的细节,可他们起码知道,未来何去何从。

我们……知道!

我们,也即将见证这一切,见证混沌万道的落幕,见证时光的化凡。

我们知道,曾经有那么一群人,屹立在混沌之巅。

最终,纷纷走向平凡。

也许,若干年后,新生代,根本不会相信,那又如何呢?

一切神奇,一切传说,都可能会随着时间流逝,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可他

们这一代人,这一代生灵,都曾见证过!

见证过,神话,传说,以及……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和命运!

哪怕我们不是主导者,起码,我们不再一无所知。

这一刻,那诸天道场之中,无数意志之力,疯狂涌入。

外面。

天方忽然一怔,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将春秋踩在脚下,四处看去,整个混沌,

原本已经寂灭,没有了生命之源。

可这一刻……仿佛有一股特殊的波动,席卷而来!

他感受着,体会着,眼中浮现出一些茫然。

这是什么?

他居然没感受出来!

期待?

希望?

渴望?

这到底是什么?

“李皓,你又在做什么?你不敢面对我吗?”

天方咆哮一声!

你做了什么?

22:26c4g6

目录外面。

设置天方忽然一怔,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将春秋踩在脚下,四处看去,整个混沌,0原本已经寂灭,没有了生命之源。

手机

可这一刻……仿佛有一股特殊的波动,席卷而来!

已在书某

他感受着,体会着,眼中浮现出一些茫然。

书页这是什么?

刀戏他居然没感受出来!

期待?

希望?

渴望?

这到底是什么?

“李皓,你又在做什么?你不敢面对我吗?”

天方咆哮一声!

你做了什么?

为何,整个混沌,又好像活了过来,他看向远处,那破碎的混沌本源,露出了疑

惑之色,那混沌本源……原本破碎不堪,大道之力,生命之力,几乎流失一空。

可此刻……好像……也有些微弱的波动。

要活过来的感觉!

为何会如此?

他觉得有些不安,有些疑惑。

一脚将春秋踩的剧痛无比,春秋也是厉吼一声,身上浮现无数寂灭之力,沿着对

方的脚一路蔓延,春秋瞬间逃窜,也是气急:“你完了,李皓他们,正在想办法宰了

你·……天方,你这老疯子,死定了!”

天方脸色有些难看,他看向春秋,“把李皓召唤出来!”

“你的分身呢?”

“他们·……到底在哪?”

那些人,好像就这么消失了,但是春秋应该可以召唤出来的,毕竟,都在她分身

之中。

“做梦!”

春秋冷笑,瞬间遁逃,“你等死吧!”

她也就放放狠话了,此刻,她压根不敌天方,绝对时空,也压根无法出现。

天方显然气急败坏了,再打下去,自己真要被活活打爆了。

而四周,还是不断有无数特殊之力,蔓延而来。

天方默默感知着,眼神变幻不定。

李皓,一定是他们弄的鬼。

四周,无数生灵,仿佛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唯独自己,却是没感受到,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他瞬间追上了春秋,也许,只有彻底打爆了春秋,他们才会出现,李皓,我不相信,你就一直这么躲着!

……

诸天道场之中。

此刻,一个庞大无比的世界,新混沌,浮现了出来。

光明璀璨!

此刻,仿佛活了过来。

文明浮现。

无数城市伫立,各种风格,有些不太一致,各种各样的风格,有妖族的城市,有

荒野之风,有沙漠之风,有古风,有现代风格……

什么样的建筑,都有。

有些连接在了一起,有些分散在各地,有些世界靠着世界,有些城市连着城市··…

一片接连一片!

这一刻,那虚幻混沌之中,无数意志力涌入,将这混沌,开始稳固起来。

李皓露出了灿烂笑容!

他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他不知道,自己对道的感悟,对时光的感悟,到底

正确不正确,也许只有战,才能给他答案。

可战已经死了,从平凡中死去。

也许……只有试试,才能知道。

此刻,其他帝尊,都很忐忑不安,外界,好像剧烈动荡,有帝尊不安道:“一个

虚幻混沌,真的可以……覆盖原本的混沌,将一切……化凡吗?”

原本,也许有些不愿。

可感受到天方的强悍,感受到春秋的动荡,他们……都忐忑了起来。

若是不成功,大家可能都要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

化凡,也比死了强吧?

“我不知道。”

李皓摇头:“没人知道,到底可不可以,但是我觉得,混沌苍生,都在认可,都

在赞同,道,也是生灵修出来的!意志的力量,在我看来,一定会比实际存在的大道

之力更强!”

“所谓空间…··…空间,也是我们生存的地方,是所有人的,不是某一人的,当一

切化为平凡,空间,不再是一人独属!这个空间,生存的地方,是我们所有人的……

李皓笑了:“只要大家一起坚信,我相信……可以成功的!”

听着他的话,众人不再说什么。

李皓吐了口气:“走吧,该出去了!天方,他眼中的绝对时空,难道就比此刻的

混沌更强吗?”

说罢,李皓率先走出。

其他人,陆续跟着走出。

“李皓!”

天方还在咆哮着,忽然,眼神一动,这一刻,忽然,一道道虚影浮现,刹那间,

李皓浮现在眼前,春秋帝尊,此刻浑身都是鲜血,一身的伤势。

看到众人浮现,满眼的幽怨和郁闷。

总算是出来了!

你们这群混蛋,再不出来,我就要被天方活活打死了!

李皓深吸一口气,开口:“天方,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天方止步,并未瞬间出手格杀李皓,而是看着李皓,李皓笑道:“此刻,混沌中

,也许……只有你不知晓,你知道为何吗?’

天方冷着脸看着他。

“因为·…··…你不曾绝望!”

天方心中一动,沉声道:“你是说……你通过心门,也就是你的绝望之路,做了

什么?”

“是。”

原来如此!

天方皱眉:“这一切,毫无意义!你以为,这群凡俗,能帮你什么?你在汲取意

志的力量是吗?有用吗?时空才是最强的力量!唯有时光,才能战胜我!”

“我知道!”

李皓此刻云淡风轻,背负双手:“那你又如何知晓,时光,和意志无关,和苍生

无关呢?”

天方微微凝眉。

李皓笑道:“你觉得,你空间无敌,我却是觉得,你空间……并非真正的无敌,

天方,你一直想要撞击出绝对时空,我便满足你,动用真正的时光之力,你……愿意

尝试一下吗?”

“真正的时光?”

天方愣住了,看着他,什么意思?

“之前的时光之力……”

“那只是外在!”

李皓摇头:“那不是时光,起码,不是我眼中的时光!我不觉得,那是时光之力

,那也许算是一种回溯之力,一种记忆浮现之力,一种幻境之力……在我眼中,那不

算时光!”

那不是时光?

天方脑海中轰鸣声炸裂!

不可能!

怎么可能?

天方看着李皓,此刻愈加疯狂:“你说,那不是时光,你修炼出了真正的时光之

力?”

“对。”

“我要看看!”

他不甘心,不服气:“那是战留下来的时光,如何不是?李皓,你比战还要有天

赋吗?我不信!你只是在恫吓我!”

“无需恫吓!”

李皓这一刻,却是摇头:“到了这地步,还需要吓唬你吗?毫无必要!今日,你

我之间,必定会分出胜负,到了这时候,一切恫吓,都是笑话罢了!”

天方有些不敢置信,看着他,许久,低沉道:“我想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时

光!”

他想看看!

他不信,自己一直坚信的时光之力,会是假的。

那不可能。

那种力量,强大无比,在他看来,也就春秋不会使用,否则,不会那么弱的,如

何不是?

这一刻,诸天道场浮现。

天方瞬间皱眉!

他认识这玩意,你在说笑话,这是时光?

李皓看着他,忽然一伸手,远处,那破碎的混沌本源,忽然浮现,落入诸天道场

,而天方也没有阻拦,这混沌本源,已经没用了。

没了大道之力,没了生命之力,只是废物罢了。

李皓拿走,他也不在意。

他只是想看看……时光,到底为何?

那破碎的混沌本源,这一刻,忽然汲取无数意志之力,融入了诸天道场。

诸天道场中,那无数世界汇聚而成的混沌,此刻,仿佛看到了光,那混沌本源,

渐渐旋转,原本裂开的本源,忽然,化为了两个。

一阴一阳,一亮一暗。

宛如日月,又好像阴阳之光。

光明与黑暗,开始交错。

整个虚幻混沌,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那无数意志力融入其中,无数人,都认可

了这个世界,这个混沌。

而这一刻,李皓手持诸天道场,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这一刻,他好像明白,混沌本源,到底如何形成的了。

这东西,好像并非人为而成,又或者说,这是……所有人,所有生灵所期待的,

上一个纪元所诞生的,他们,期待大道的出现。

所以,有了而今的混沌

他不知道是不是,但是他感受到了,整个诸天道场,仿佛在这一刻,被真正赋予

了一些生命。

天方,其实也感受到了一些。

此刻,眼神不断变化。

他没有动,没有阻拦,他只是想见见,李皓口中的时光,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期

盼,看着那诸天道场,舔了舔嘴唇,笑了:“好像·……有点意思了!”

李皓,好像复活了混沌本源!

又好像改变了一点什么。

真的还有其他时光之力吗?

“来吧!”

他身边,无数空间之力,剧烈动荡,开始汇聚,一股强悍无边的气息,再次溢散

而出,震荡天地四方,可这一刻,四方天地,仿佛活跃了起来。

无数世界,无数生灵,都在抬头看!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些期待,一些渴望,化凡……可以成功!

时光,终将战胜空间。

李皓吐了口气,手中,浮现出一把剑,黑色长剑,一股欲望之力,涌入诸天道场

,无需刻意去压制什么,有欲望,才有动力。

整个诸天道场,在这一刻,仿佛化为一股特殊之力,涌入长剑之中,长剑愈加颤

动起来。

“天方······今日,李皓不敌你,我一人,非你之敌,可此刻,非我一人···”

“少废话!”

天方怒喝:“我不在乎这些!李皓,你知道,我并不在乎这些,你知道,我想要

什么,我想要一个答案,一个结果!”

这一刻,他面前浮现出一柄无形之剑,无数空间之力涌入其中,他有些兴奋,有

些激动,有些疯狂,他真的感受到了威胁!

比之前春秋带来的威胁更大,大很多很多!

也许,战的时光,真的不对。

或者,李皓的时光更强。

而这,也是我所期盼的。

不是吗?

“来吧!”

天方一声厉啸,手臂上扬,这一刻,几乎汇聚了所有的力量,气血都在燃烧,在

疯狂,怒发冲冠!

李皓长发,随风飘舞。

整个混沌,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结果。

李皓笑了笑,出手,挥剑,斩下!

刹那间,仿佛一个混沌降临天地之间,无数世界,如同幻影一般,瞬间朝着四面

八方,无数的世界飘荡而去,和他们的意志力,融为一体。

这一刻,整个混沌,忽然剧烈动荡起来。

无数世界,迅速开始汇聚!

颤动!

动荡!

无数大道之力,在这一刻,忽然泯灭,消失。

天空之中,仿佛出现了一轮太阳,一轮明月。

一切大道之力,都在迅速消散,被吞噬,被泯灭,被耗空,所有人体内的大道之

力,都在疯狂消散,和那些世界,开始融合,建造一个刚刚打造而成的虚幻世界。

对面的天方,手中无形之剑,撞击而上,忽然开始崩断。

好像瞬间消磨掉了一切大道之力!

天方愣住了,看着李皓,有些呆滞,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我混沌无敌!

为何……我的大道之力,我的空间之力,正在疯狂流逝。

“李皓!你耍诈!”

他怒吼一声:“我一次次让你,一次次等你,只为了见一次真正的时光,见一次

绝对时空,你为何要骗我……”

长剑,从天而落!

仿佛劈开了整个混沌,仿佛劈碎了所有的黑暗。

天方披头散发,眼中满是绝望。

为何会如此?

空间之力,强大无匹,怎会不敌这股特殊之力,这不是时光……

时光不是这样的!

还有什么,可以超越时光的力量吗?

绝望!

当绝望爆发,他愣了一下,心中仿佛浮现出一道门户,仿佛浮现出了一些东西,

仿佛……在这一刻,聆听到了什么。

化凡!

这一刹那,他知道,这股特殊之力,到底是什么了!

化凡!

时光,回归平凡?

他呆呆地看着李皓,呆呆地看着所有人,他有些失神,有些恍惚……

“不可能……不会的……李皓……你们骗我……”

他脑海中,浮现出百万年前的那一幕。

那一日,他在天方,见到了一人。

那一旦,他们论道诸天,他们提出了绝对时空的理念,那一日,战说,绝对时空

,是有可能存在的,但是后来又说,当绝对时空出现的那一日,一切,也许都将结

束。

那一日的战,到底是何意思?

他口中的时光,到底是否是他的时光?

他一直觉得,战是逃避,是不愿意去面对自己,面对混沌崩碎。

可今日……好像有些明白了。

战……回归了平凡。

他不是自杀!

他只是……正常的死去罢了。

天方呆呆地看着李皓,此刻,整个混沌剧烈颜动,无数大道之力,不断崩灭!

而李皓,却是趁着这一刻,探手一招,一股特殊本源之力,浮现在天地之间,他

忽然不管天方,直接追逐而去!他朝着混沌,追逐而去!

这一刻的李皓,仿佛欣喜若狂,他朝着远处,那一个世界,那一个小小的世界,

不大的世界,不大的小城,疯狂追逐而去!

身后,黑豹迅速追逐而去,袁硕趔趄着,笑着,也疯狂跟着追去!

此刻,人王也咧嘴大笑,朝着那远处,那遥远的新武之地,腾空而去,脚下有些

趔趄,却是欢快无比,他看到了,看到了无数新武人,正在那新武之地,开始复活。

苏宇也笑着朝万界所在飞去,身上大道之力,正在被泯灭,正在被消散。

“走了!”

此刻,有帝尊哈哈大笑:“再不走,大道之力全部泯灭,我们就要掉下去摔死了!哈哈哈……化凡成功了……哈哈哈……我的世界,我来了!”

一群帝尊,疯狂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这一刻,唯独两人,一动不动。

天方呆呆地看着,春秋却是茫然无比,怎么了?

就对了一剑,混沌好像出现了剧变!

“李皓……怎么了?”

她大声咆哮,“我的力量在疯狂流逝,李皓,天方还活着!李皓·……你去哪?”

干嘛啊!

你们去哪啊?

战斗还没结束,天方还活着,而我的力量,却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疯狂吞噬,正

在泯灭!

李皓,你这混蛋!

前方,天方一个趔趄,俯瞰下方,那无数世界,正在疯狂重组!

他呆呆地看着,披头散发,身上的空间之力,正在疯狂流逝,他看着这一切,喃

喃道:“绝对时空,到底是什么,是这样的吗?谁能告诉我……这……是不是绝对时

空?”

这个天地,变了。

这个混沌,正在剧烈的变化。

大道,正在泯灭。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亿亿万生灵,仿佛都在欢呼,咆哮,雀跃!

他们,活下来了!

对面,春秋顾不得了,此刻,她感受到了体内的无数能量,正在疯狂溃散,迅速

朝着李皓他们跑去的方向追去,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世界。

属于我的世界!

春秋之界!

她仿佛听到了无数蝉鸣之声,她迅速朝着那边跑去,骂骂咧咧,我不知道咋了,

为何你们都疯了?

整个混沌都疯了吗?

无尽虚空中。

天方呆呆看着下方,看着那些世界,看着无数的生灵在雀跃,仿佛……真的开心

为何如此?

无敌的力量,无尽的寿元,难道不是你们所追求的吗?

这一刻,他倒下了,任由力量消散,任由那下坠之力,将他拖入地下,他看着天

空,看着那日月一般的混沌之源,仿佛……看到了战。

百万年前一次相遇,便是今日之结局吗?

战,你死了……我还活着。

可我……好像也快死了。

今日,是我两百万年寿元,也许,我是混沌中活的最长的人了。

……

这一刻,李皓疯狂朝着一座城市飞去。

力量,正在溃散。

他不在乎!

他欢喜无比,他雀跃无比,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气息。

“爸,妈·····小远······还有大家···…”

他疯狂地叫着,吼着,仿佛回到了当年!

这一刻,银城。

一条马路上,一对中年男女,有些茫然,听着附近,那疯狂到了极致的呐喊声,

雀跃声,茫然无比。

怎么了?

都疯了吗?

还有,我们出车祸了,怎么没事?

夫妻俩对视一眼,都很茫然,而不远处,一位少年,胆战心惊,也有些茫然,我

……我不是死了吗?

阿皓呢?

他怎么样了?

他抬头,只听到无数欢呼声,炸裂人心!

“银月王!”

“银月王!”

“……”

银月王?

此刻,不是天星历吗?

哪来银月王?

没有抹除谁记忆,所有人,都听到了,看到了,感受到了,包括银月人。

他们知道,他们的王,胜了!

此刻,他们身边,仿佛也多了一些人,有人茫然,有人畏惧,有人惶恐……

有人在疯狂欢呼,有人茫然无措。

有人仰天大吼,有人……看到了一尊尊昔日强悍无比的存在,正在从天空落下,

甚至是坠落!

狼狈无比!

那银城之地,几人看天,那中年男女,呆滞无比地看着天上,喃喃道:“老婆,

天上……有人掉下来了!”

“瞎说……”

女人被吵的头疼,却也忍不住抬头看去,这一看,愣住了,一道道身影,仿佛从

天空掉落了下来,隐约间,她好像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怎么那么像我儿子?

“爸妈!”

“小远!”

吼声,传荡开来。

这一刻,呐喊声,仿佛停下了,无数银月人,都在看向一个方向。

那天空中,一位位强者在坠落。

昔日,横扫无敌的实力,今日,仿佛全部消失。

一条狗,盘旋在天空,转的晕头转向!

一位老人,从天而落,砰地一声,砸落在地,揉着老腰,痛呼一声,他么的,好

痛!

不至于这样吧?

也太狠了,除了肉身强大点,好像真没了,我这徒弟,也太狠了吧!

轰隆一声巨响!

李皓坠落在地,咧嘴,龇牙,看向远处那中年男女,又使劲朝着更远处一位少年

挥手,高声呐喊:“小远,我在这!”

喊完,抬头,看向那惊呆了的中年男女,龇牙傻笑,如此灿烂

“爸妈……我在这!”

中年男女,呆呆地看着,看着儿子,从天上掉了下来,不敢置信。

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呢?

还没摔死!

“汪汪汪!”

一条黑狗,扒拉着李皓的腿,生怕李皓将它丢弃一般,死不撒手。

不远处,一身黑衣的女子,黑衣化为红色,朝着那中年男女看去,又朝李皓看去

,在李皓还在狂喜瞬间,忽然开口:“爸妈……我是李皓未婚妻……”

李皓呆滞,朝着不远处看去。

那女子,转身便走:“我先回家,等我来找你,你跑不了的!”

李皓呆滞无比!

“林红玉,都已经是无道时代了,我什么都不是了!”

李皓咆哮:“你比我大十岁!我根本没想过和你结婚……这是新时代了,新时代!s

无人理会。

林红玉一身红衣,翩然离去。

我会来找你的!

哪怕……时代已经更替。

中年男女,愈加呆滞,什么情况?

没看懂,只是··…·…好像··……我儿子,居然……和人订婚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不远处,那惊惧的少年,迅速赶来,瞬间拉住李皓,焦急无比:“阿皓,有人要

杀你·……”

此刻,甚至顾不得那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李皓龇牙笑了,重重拍着他的肩膀,笑了:“我知道,他们死了,都死了,被我

杀了……”

砰地一声!

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在李皓头上,低喝:“胡言乱语,杀人犯法的……别瞎说!

那久违的感觉,让李皓欣喜无比!

“这狗……挺肥的,怎么一直拉着你?”

“咱家可不许养狗··…·…阿皓,不能养狗,野狗很脏的……咦,还挺干净……”

这一刻,夫妻俩,甚至遗忘了四周的剧变,只是看着李皓,露出笑容,他们觉得

,自己好像被撞死了,可是,他们好像又活了。

真奇怪!

不远处。

一位位从天掉落的武师们,看着这一幕,都笑了。

侯霄尘拉着玉罗刹,朝李皓摆了摆手,转身便走。

南拳耸耸肩,哈哈一笑,一弹而起,哈哈笑道:“银月武林,永远都有我们的传

说!”

袁硕看着身边的女子,也笑了起来,斯斯文文,捋了捋胡子:“慢了一辈子,好

在……最终没有错过你!”

碧光剑看着他,有些羞涩,环顾四周,见无人看到,掐了他一下,面露娇羞。

袁硕哈哈一笑,牵着她转身离去:“李皓……回头去学院,完成学业……”

李皓回头,龇牙一笑。

夫妻俩更懵了!

那又是谁?

不认识啊!

“江湖还在吗?”

这一刻,有人感慨一声,“侯爷,有缘再会了!”

说罢,哈哈一笑,一跃而起,飞身而去。

干无亮的笑声,传荡而来:“最后喊你一声侯爷了……今日,我是干无亮,前途

无量!”

一位位武师,朝着李皓挥手,道别!

此去,也许还会再见,也许不会了。

李皓挥舞着手臂,露出由衷的笑容,一一道别。

大道之力,还在疯狂流逝。

这个时代,大道之力,会彻底消散一空,也许,我们便是最后一代武师了。

等我们死后,这个时代,便不再有武道了。

可是……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新时代,新世界,银月!”

这一刻,呐喊声,再次传荡而来。

遥远处,这一刻,更大的呼喊声响彻四方。

“人王无双!”

此起彼伏声,居然传荡而来。

下一刻,更远处,也响起惊世之声,“宇皇无双!”

片刻后,银月一静。

瞬间,爆发出更强烈的呼喊之声。

“魔剑无双!”

天地,欢呼声此起彼伏!

“都疯了吗?”

那中年男女,捂着耳朵,觉得不可思议,是不是都疯了?

没一个正常人了?

全世界,都疯了吧?

……

遥远之地。

一片荒漠之上,一位头发披散的老人,感受着时光的流逝,依旧睁着眼睛,看着

天空,听着那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忽然,露出了一些笑容。

喃喃声,随风而逝。

“时光····…归于平凡·…··”

“我的绝对时空……是在这吗?”

生命,渐渐走向终点。

李皓,你不杀我,我也活不了了。

可我,好像也没那么遗憾。

我以为,我会很遗憾的。

好像……没有。

风卷尘沙,无数黄沙,渐渐覆盖了老人,老人,渐渐闭上了眼睛,这天,好亮!

这欢呼声,仿佛在为我送行。

我活了两百万年,今日,我走了。

天方闭上了眼睛,脸上,渐渐露出一抹微笑,活的够长了。

黄沙席卷,遮掩了一切。

ps:《星门》就到这了,也许不尽人意,也许结局并非大家想象的那样,老鹰

尽力了,这样的结局,也许也是老鹰几年来的心态转变吧,一切归于平凡,时光就在

身边,珍惜身边人,江湖留在心中吧!

朋友们,江湖再见!

稍晚一些,会写一篇完本感言,星门在这,画上了句号,感谢大家一路相随!

请牢记本站最新域名以防丢失 m.akshu8.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