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星门免费阅读 > 星门免费阅读 第622章 劫难陨(求订阅月票)

星门免费阅读 第622章 劫难陨(求订阅月票)(第1页/共2页)

而随着大量九阶战死,劫难此刻,也愈发强大起来。

劫难露出了笑容。

今日,死了许多人,但是也成全了许多人。

比如他,比如春秋,比如李皓

都在今日,更进一步,包括人王几人,都强大许多,而眼 下,局势也出现了一些变化,他愈发强大之下,觉得,今日自己 未必就没机会!

天方是强,也许是此地最强者。

可是 现在,春秋强大了!

劫难看向春秋,笑了起来:"春秋,妖族几位道主,成全了 你,必然不希望妖族覆灭在此 "

他话都没说完,春秋冷笑一声:"我就是自己单打独斗,也不 会和你这家伙合作,劫难之主 跟着你一起出来的九阶,谁还活 着?你自己没点数吗?"

你当我傻子吗?

和你一起抗争天方他们的,那些九阶呢?

去哪了?

在哪?

一个都没了!

这家伙,也好意思说这话,换成自己,都没脸开ロ。

劫难微微一征,皱眉。

也是。

他自嘲一笑。

再看李皓:"李皓 "

李皓却是懒得理会他,只是看向人王几人,笑道:"到了此 刻,杂鱼都清理掉了,劫难是我来解决,还是几位联手解决了 他,或者留一些余力,待会一起和天方道友切磋一番?"

人王长刀滴血,闻言嘿嘿一笑:"你一个人,能行吗? ”

苏宇也露出笑意:"时光前辈,真不需要我们帮忙? ”

春秋还有些茫然。

此刻的她,虽然觉得,自己不比李皓弱,可是 劫难很强 的,而且随着人死的多,劫难越来越强,李皓之前也只是平分秋 色,此刻,应该更弱一筹才对。

如何 能解决劫难?

她有些失神。

吹牛吗?

不至于吧?

而劫难之主,脸色也出现了一些变化,看向李皓,恫吓我?

解决我?

别说你一人,就是人王他们也上,人王他们虽然也能斩杀九 阶,可都是虚弱期的九阶,如何能杀我?

我可不是那些人!

"大言不惭! ”

劫难之主面露冷色。

此刻,他也觉得有些不妥,也不耽误,瞬间消失,再次使用 命运之力,只见李皓的命运之柱,黑暗无比,宛如深渊,比之前 更黑暗了。

这是绝死之兆!

见状,他瞬间安心了一些。

这就好!

而李皓,则是瞬间避开,后退,看向众人:"这么说,诸位, 不参与,准备留力对付天方了?"

人王抱刀而笑,"我们这些人,不参与最后一战可惜了,劫难 既然按你所言,是杂鱼,你倒是让咱们看看 别光吹牛,走出来 到现在,你也就杀了一位九阶罢了!"

"也好,我其实也更喜欢单打独斗! ”

李皓露出一些笑意。

瞬间,笑意消失。

看向劫难:"既然大家都迫不及待了,我就送劫难前辈上路 吧!"

"可笑!"

劫难不信他真有能耐杀死自己,瞬间低喝一声,无数雷霆浮 现,无数雷柱浮现,将李皓笼罩其中!

此刻,那些雷柱愈发强大。

环绕四方,将李皓瞬间封锁在其中,他顿时大喜,他其实有 些忌惮李皓穿梭时空,此刻,李皓居然没有避开他,直接就被他 锁定了!

好事!

一刹那,整个雷柱之中,无数雷霆化为巨人,个个强悍无 比,转瞬间融入雷柱。

那无数雷柱,仿佛化为一尊尊无敌巨人!

手持巨棒,纷纷朝李皓劈砍而去!

一切大道之力,在雷柱之下,都化为齑粉,瞬间被击碎,整 个空间,都好像被打碎了一般,宛如开天辟地之相!

与此同时。

劫难本尊消失,刹那间,融入雷域之中,那劫难之域,这一 刻,和当日李皓开天辟地极其类似。

劫难,仿佛成力了开天之主。

而那些雷柱,都好像化为了开天神灵。

比起当日的李皓,今日的劫难可要强大的多,开天,壮大自 己,这也是劫难从李皓这边学来的,他之前本无这样的想法,自 从李皓开天,蕴养出了苏宇,他就诞生了这样的心思。

李皓可以,我为何不行?

今日死的人,比上次还多!

而且,更强大。

灵性到处都是,大道之力弥漫四方。

"怎么办?"

这时候,春秋忽然开口,有些忐忑,咱们真看着不管?

这 合适吗?

李皓虽说要单挑,可是 她又有些不安,担心李皓真赢了, 会算后账!

人王和苏宇,都没理她。

两人并不知道李皓为何要让春秋汇万道,但是李皓这么做, 他们也不参与,此刻,两人并未看向李皓,李皓若是连劫难都无 法解决

那代表,他根本不可能匹敌天方的。

这么下去,迟早都是败亡!

劫难不死,李皓战死,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了。

此刻,两人看向不远处一直淡然的天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 苏宇,忽然道:"天方前辈,一直等待,是觉得李皓不够强,还是 觉得 我仨人,没能聚源?"

一直没怎么在意他的天方,忽然朝他看去。

苏宇一脸斯文之相,露出浅浅的笑容:"前辈,杀死劫难,够 了吗?"

天方若有所思,看着他不语。

苏宇又笑:"我如今,有些疑惑,趁着时光还在对付劫难,不 知道前辈,可否愿意为我解惑ーニ?"

天方淡笑:"说说看。"

"战,和前辈到底聊过什么?"

苏宇仿佛很好奇,又好像有些疑惑,"我甚至曾经想过,战, 是否只是前辈的布局,一个没走出新武世界的强者,居然汇聚了 时光,而空间,时光,一旦合体,是否意味着掌握时空,彻底成 为混沌之主?"

他又道:"我也在想,前辈和战,是否也是一体两面?他代表 了前辈的善,前辈 是恶!或者反过来,他是恶,前辈是善?"

天方失笑:"猜的很有意思!

一体两面。

时光,空间。

苏宇浅笑:"也只是一家之见,未必是真,前辈一直在等,是 否觉得,两面不够平衡,希望我们几人,也算是一脉同源吧,都

源于新武 起码根基算是如此,我任人,若是壮大到了,能够匹 敌前辈,是否意味着 前辈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

天方,一直只是在观战,他这样的强者,不可能真的一点准 备都没,就任由他们杀死其他人,杀死一人,其实几人都会壮大 的一些的。

都在战斗中不断成长!

一个聪明人,布局混沌百万年,岂会任由这种事发生?

苏宇又道:"还是说,我猜错了,前辈只是单纯的希望将我们 炼制成你的另外一面!"

苏宇笑道:"阴阳世界也好,银月世界也好,包括我万界,我 都有些了解,道分两极,前辈的空间,在我看来,一直都只是单 独一面,还是说,前辈已经有了两面 应该不至于,否则,此刻 哪还有我们的活路。”

天方又笑了。

"那你觉得,我到底是善是恶? ”

他看着苏宇,眼中仿佛带着一些欣赏,"如果,战真是我另一 面,他是善是恶? ”

此话一出,苏宇还没吭声,那边,二猫忽然叫唤一声:"放 屁!你不可能是他的另外一面,他也不可能是你的另外一面,你 不配!"

二猫好像怒了!

天方看向二猫,感慨一声:"复制大道 其实很有意思,也算 是战的核心之道了吧?战的时光,其实缺陷还是有很多的,他毕 竟只是走到了六阶,能成就时光,复制之道,功不可没!"

他没说,战到底是不是他的另外一面。

也没说,他一直等待的,是否是三人联手,汇聚本源,三源 一体,和他平衡之后,汲取归一,成为真正的混沌之主。

他不说,苏宇也只能去猜。

他也不好判断,但是他知道,天方一直不动手,的确是在等 待李皓变强,或者 等待他和人王变强。

三方,其实都是同源一脉的。

心中念头,此刻也是无数。

从万界走出,马上就迎来了绝世之战,他了解的东西太少,

只能通过大家的一些对话,去判断一些东西,此刻,他没有清晰 的情报,一时间,也难以推测出完整的线索。

但是他知道 杀死劫难之前,他们危险不大。

可劫难一旦死了 也许,就是真正的大危机了。

他又朝四方看去,此刻,可以说,除了新武、银月、万界三 方,只有一位外人,在他们的阵营之中,春秋!

"李皓,真的没想过,关键时刻,几位妖族帝尊,也许会传力 给春秋吗?他让春秋汇万帝之灵,明摆着是加大春秋的筹码 :’

此刻的苏宇,也是心眼无数。

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意外。

天底下,没有意外。

就算有,也不会是这个时候,也许李皓提前走出,是意外, 但是春秋不死,甚至渐渐被拉拔,在他看来,这绝对不是意外。

是春秋傻?

所以,好骗一些?

那也未必!

他余光看向春秋,岁月枯荣之道,万道分身,过去现在

一个个念头闪烁。

却是不知,李皓到底要如何去利用春秋,春秋虽强,可要说 能对付天方 也只是天方夜谭了 !

"时光吗?"

他陷入了思考中,让时光催动春秋所有分身,化为无数春秋 这不可能的,这么强大的春秋,时光恐怕难以催动了。

他们还在闲谈。

此刻的李皓,却是被困雷域之中,这时候的劫难,宛如开天 之主,那无数雷霆巨人,手握巨棒,一棒子下去,仿佛就开辟了 一个空间!

劫难其实很忐忑!

他担心,担心其他人插手,也担心天方出手。

所以,他很警惕,他甚至故意给,己的劫难之域,遮盖了命

运的力量,颠倒了乾坤,妄图用这样的手段,欺瞒过去!

他心中也是早有盘算。

那些九阶之死,其实他不意外。

今日,他们死,是必须的。

而他,今日也有自己的目标,那就是 开天!

开劫难之天!

彻底完善万道,从而今的九千六百道则左右,彻底完善万道 之力,纵然不能成就时空,那也没关系,那时候,他的劫难之 道,就不弱于天方了!

而开天,是感悟大道,最快的一个捷径。

一旦彻底封死,时光流速都不同,甚至 他能遮掩一切,在 无声无息中完成。

此刻的劫难,有些兴奋,有些激动。

那几人,好像并未在意他们。

没人管他们!

天方没出手,李皓的几个帮手也没出手,他愈加欣喜了,混 沌大道,此刻也在动荡,他本就是九阶强者,融入了混沌,此 刻,暗中开始汲取混沌之力,仿佛因为李皓太强,不得不抽取混 沌之力,去强大自己!

他也有判断,天方,仿佛希望看到李皓成长起来。

既然如此 自己此刻抽取混沌之力,天方应该不会插手,也 不会管,事实证明,他猜对了!

而李皓,只是避退。

不断的避退!

劫难之域中,那些雷霆巨人,此刻好像在化为其他巨人,有 人冒出生死之气,有人冒出阴阳之气,劫难愈发兴奋。

他呈现在界域之中,宛如创世之神,巨大无比,笑容璀璨!

“李皓!"

他笑声传荡:"你觉得,此地如何? ”

此刻的他,已经完成了乾坤颠倒,外界,已经无法窥探,他 终于松了口气。

乾坤之道,命运之道,这些大道,都是用于这一刻的。

用上了!

他忍不住的去笑,那些九阶死去,大道没了灵性,大道之力 都在疯狂扩散,而这,也完成了他的第二步,汲取万道之力,填 充新天!

李皓,是开过天的。

此刻的他,知道李皓应该看出来一些了,可是,迟了!

在这,我已无敌!

一条条粗大无比的大道,弥漫四方,劫难,第一次展露出了 自己的道域,大道之域,完整无比,那无数巨人,每个人,仿佛 头顶都连接着一条大道。

劫雉,好像将自己化力了世界之河。

他看向李皓:"多亏你,让我看到了希望 否则,我根本不敢 反抗天方,只有我知道,他到底多强,可我也看出来了,他一直 在等待你的成长,或者等待时光的成长 "

劫难此刻,好像要发泄心中的不甘,心中的胆怯:"从很多年 前,我就不敢反抗他!李皓,天方布局,往往都是轻描淡写,却 是让人越想越恐惧! ”

"当年的秩序之主,大道九千八,可谓是强悍无比,可是 秩 序之主死了,是我们动手杀的! ”

劫难仿佛在诉说着什么,有些疯狂:"可一开始,我们根本不 知道,被天方利用了,他甚至没有亲自出面,只是简简单单的, 稍微推动一下,我们便成了他的打手,杀死了唯一可能和他抗衡 的秩序! ”

"等秩序死了,我才知道 麻烦了,天方无人可以制衡了,我 们只能抱团取暖 :'

"可随着混沌灵性消散,我们又不得不依仗他,为我们寻找秘 地,去避难,去恢复灵性 这才

有了百万年之困! ”

他倾诉着之前无法诉说的东西,此刻,方法解脱了,仿佛觉 得,自己有希望,有底气,去反抗天方了!

他笑的很开心:"李皓,幸好有你!我知道,我不是他对手, 可我也知道,他也许一直在等你,希望看到你,去杀了我 ”

李皓避退,避开了雷霆巨人的围杀,看向劫雉,也笑了:"所 以,你觉得,今日你在此地,开劫难之天,便可让你感悟万道,

正式跨入天方那个层次? ”

"不可以吗?"

劫难仿佛谦逊的很:"你有经验,我其实也不能百分百肯定, 李皓,天方是大患,他一直都在利用你们,你知道的,你们这些 人,也最痛恨他人利用 你告诉我,我的天地,有何缺陷,我杀 了你之后 我更强,才能杀死天方

李皓看了一番,长剑挥舞了一下,击退了一尊雷霆巨人,仿 佛巡査一般,点头道:"九阶就是不同凡响,出手很大气,都是九 阶之灵,九阶之道,大道之力,灵性,都很足!生命力,今日死 了那么多人,也很足!以劫难力核心,以万道力界壁,以道灵为 开天神灵 和我之前开辟万界,其实已经相当十,甚至更强一 筹,唯一区别,我之前以时光力主,你以劫难为主。"

李皓笑道:"可能开辟成功后,时光流速,稍有差别,比如万 界几十万年,外界几个月 没了时光长河,也许只有百年时差, 千年时差

劫难笑了!

李皓,仿佛真的在给他评价,不得不说,评价的让他也很开 心!

"真的?只有流速之差吗?"

李皓点头:"差不多吧。”

劫难眼中露出一抹喜色:"那若是杀了你 李皓,我将你当成 下一个苏宇,来培养,你觉得如何?我为开天之主,你也未必不 能成力这劫难之天的皇!"

李皓笑了笑,没理会,继续道:"但是 你这天地,还差一样 东西

"什么? ”

"核心之源!"

李皓解释道:"也就是 大道的源头,你的劫难大道,应该要 彻底融入界域之中才可以 就如我当日,将时光之道,彻底融 入,作为核心。我知道!"

劫难点头:"所以 我带你一起进入,我不想如此,因カー定 会有一个虚弱期,此刻,不适合如此去做,我想,也许可以让人 替代!"

他看向李皓,是的,就是你。

你来替代!

杀了你,聚你的灵,聚你的源,以你的源,维持天地,一个 样,此刻的李皓,又不是弱者,而且,他也是强者,一旦天地成 型,他直接将天地融入自己!

双向迭加!

如此,他才能真正去和天方一较高低!

李皓陷入了沉思,点头:"不错,你想的挺好,真的,若是成 功了,你还真有希望,去对抗天方!"

"你也赞同? ”

"当然赞同!"

李皓轻笑:"这也是我,为何一直盯着你,一直等你,一直看 着你开天的原因,劫难,不如你彻底融入此地,成全了我如何? 你脑子不够好用,大概未必能斗的过天方,让我来,如何?"

"你?"

劫难冷哼一声,刹那间消失,此刻,整个天地,仿佛在疯狂 压缩,浓郁的大道之力,甚至化为了雨水,直接滴落。

天空中,浮现出了无数大道之力,四周,无数巨人,纷纷朝 着李皓杀去!

而黑暗中,劫难很满意,此刻的他,甚至感受到,在这,他 也许可以通过域的力量,去压制李皓。

这就是开天的好处吗?

早知道如此,早些年,就该准备了!

当然,今日也不迟,早些年,也未必有这样的机会。

而李皓,余光看向四方。

差不多了!

真指望劫难彻底开辟成功,那就未必来得及了。

这一刻,心门再次浮现。

长剑化为心门!

劫难冷笑,上当了一次,还有第二次吗?

幻术罢了!

吃了一次亏,李皓真觉得大家都是傻子,还有第二次亏可以&n请牢记本站最新域名以防丢失 m.akshu8.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