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星门免费阅读 > 星门免费阅读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结局)

星门免费阅读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结局)(第1页/共2页)

这一刻,春秋这位妖族,仿佛成了主角。

春秋枯荣。

混沌寂灭!

时光之力,也在岁月之上蔓延,李皓只是勾连四方,为春秋持续输入混沌之力,游戏让春秋继续强大下去。

空间震荡,时光流逝。

对面,天方却是欣喜若狂,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这就是我要的绝对平衡!

时空交错!

只要持续碰撞下去,他相信,一定可以制造出绝对时空。

一定可以的!

空间无形,时光无形。

可这一刻,两股力量,不断交错,不断碰撞,却是仿佛发生了什么变化,整个混

沌,仿佛在他们眼前消失了,时空对撞之下,春秋和天方,仿佛都进入了另外一个领

域。

安静无比!

天方愈发狂喜!

就是这样,这只是开始,他相信,一旦到了极致,一定可以持续开辟出无垠空间

,开辟无垠时间之地!

那就是他追逐的目标!

可很快……他微微皱眉。

体内,空间之力,持续爆发,可对面的春秋,好像有些难受,时光的力量,好像

有些被削弱了。

“春秋!不,李皓!”

天方忽然咆哮一声“你来主导!春秋根本未曾修炼过时光,枯荣之道,也非时

光之道!她根本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时光强大之处……你来!”

他仿佛有些疯狂了,他感受到了春秋的力量,时光的力量,在慢慢变弱。

原本出现的绝对时空,哪怕只是一个影子,他也看到了希望。

可此刻……这绝对静止的时空,仿佛正在溃散。

原本消失不见的混沌,仿佛再次出现了,他看到了黑豹,看到了远处的袁硕,看

到了许多许多的世界。

这不应该!

一切,都不该如此。

也许,只有李皓执掌,才能和他真正一战,发挥出时光的威力,和空间碰撞,创

造出绝对时空。

天方不甘心,怒吼一声“李皓!”

此刻的他,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

他的空间之力,越来越强,仿佛要跳出这天地之间,愈加疯狂“我一直等你们

,等来的只是春秋吗?”

春秋其实也很无辜。

对方,看不起她。

觉得她操控时光,远不如李皓,此刻,根本无法达到他想要的结果,可这……她

真的尽力了。

这一刻,春秋四周,仿佛有万帝环绕。

其中,李皓也在其中。

人王,宇皇,李皓,三人分立三方,控制万帝之力,控制时光之力,不断输入春

秋体内,让春秋得以持续鏖战下去。

李皓并不出声。

此刻的他,只是在看着,看着那渐渐衰弱的时光之力。

一开始,时光之力的确很强。

可此刻,哪怕他,也有些无力,不是他故意为之,而是时光……的确在衰弱。

李皓眉心处,再次浮现时光星辰,一股时光之力,再次涌现出来。

此刻,时光仿佛错乱了一般。

李皓眼中,浮现出一些画面,一些场景,仿佛看到了许多人,看到了很多年前的

战,看到了新武时代,看到了银月,看到了万界……

碰撞还在继续!

宛如两团火光,在无尽虚空,不断碰撞。

天方说什么,他压根没在意。

此刻的李皓,仿佛置身事外,思索着什么,忽然通过时光通道,传音而出“人

王,在你眼中,时光到底是什么?”

“嗯?”

人王正在输出能量,听闻此言,微微一怔。

他也好,李皓也好,苏宇也好,三人虽然都算同源,可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交流

过各自对大道的感知,对时光,一般也是避而不谈。

此刻,听到李皓,在这关头,忽然问自己,时光是什么?

一下子,人王有些失神。

许久,才道“时光……是生活。”

李皓愣了一下。

人王仿佛在回忆什么,笑了,脸上浮现出一些和往日不同的笑容“在我看来,

时光就是生活,就是人生的轨迹,就是生老病死,就是娶妻生子,就是好好学习,就

是家庭和睦,就是幸福美满……”

这一刻,万帝其实都在聆听。

此刻,都有些失神。

他们眼中的人王,霸道无比,猖狂无比,嚣张无比。

此刻,人王却是说……他眼中的时光,只是这些,生活琐碎,凡尘小事。

人王又感慨一声“时光就是这些,有个淘气的妹妹,有爱你的父母,有宠你的

师长,有玩的来的朋友,有一起奋斗的伙伴……这就是时光。它记录了我的成长,记

录了我的成功,我的失败,最终,烙印在我的记忆里,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直到死

去。”

李皓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又问“苏宇,你觉得时光是什么?”

苏宇笑了“时光啊……是个讨厌的东西!”

李皓失笑,你在骂我?

还是说,真这么觉得?

苏宇笑了一声,也没有表现出来的斯文,更没有自暴自弃的疯狂,此刻,有些感

慨“时光,也许是一块肉,红烧肉!时光,可能是睡一觉……睡到自然醒。时光,

也许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文明的传承……”

他脑海中,也浮现出许多东西,想到了父亲烧的红烧肉,忽然有些想吃了。

想到了击败魔焰之后,畅快地睡了一觉,真的很舒服。

他笑了“时光,是在击溃挫折之后,享受那片刻间的安详,安宁,自在!”

说到这,反问“李皓,你眼中,时光又是什么?”

李皓沉默。

脑海中,浮现出许多东西。

时光是什么?

在这有限的岁月里,到底有什么值得去留恋的事……

他想着这些,看向远处,那破碎的源,轻声道“也许,正如你们所言,时光其

实应该是一种快乐,我怀念我无知懵懂之时的岁月……我怀念,父母在时的轻松,我

怀念,和好友一起追逐打闹的岁月……也怀念武道小成时候的欣喜……”

他并不怀念,强大后杀戮四方的时刻。

从强大开始,便是一条杀伐之路,从银月杀出,杀到了天星,杀出了四方,杀到

了混沌宇宙……从始至终,都在杀戮中度过。

有主动,也有被动。

随波逐流,无可奈何。

他想到了什么,忽然道“也许,时光,其实是一种平凡,人王,还记得战,或

者说,战的投影,最后一刻,在做什么吗?”

人王一怔,点头“记得,他回到了家乡,聆听了那遍地都存在的读书声,之后

……回到了家,躺下了,看书,随着读书声……走向了消失。”

李皓轻叹。

战死了,真正的死了,这一刻,他确定了。

他其实一直有些不确定,今日,他确定了,回想当初看到的一切,战……最后回

归了平凡。

而战,是时光之道的鼻祖。

时光啊……战,其实从未抛弃,他找到了真正的时光道,不是吗?

在平凡中,渐渐消亡。

岁月,记忆,美好。

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为何自己此刻爆发出的时光之力,有些……渐渐衰弱感

了。

他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这,并非我的时光,也非战的,这也许只是战抛弃的,这不是属于他的时光,这

是道,大道,不是时光,时光不是如此。

而人王和苏宇,此刻也在思考什么。

三人对视,此刻,无声交流着。

仿佛,在想着什么。

也许,三人此刻,随着李皓的话语,都想到了什么,唯有那春秋,还在一门心思

地和天方鏖战。

三人体内之力,也在不断削弱。

李皓吐了一口气“二位,真正的时光,我想·……大家都有些想法了吧?”

人王笑了“其实……说句大言不惭的话,早些年,我就明白了!当然,那时候

,没有现在清晰罢了,这些年下来,我早就看透了,看清了!李皓,真正没看清的,

也许只有你,也只有你,还在被时光束缚!”

苏宇也笑道“我倒是不太懂,没人王前辈会吹,但是李皓的意思,我此刻倒是

明白了一些。”

李皓也不多说,思索一会,继续道“这么说,时光其实一直都在身边,我之前

有些感悟,但是并没有今日这么清晰,所以……真正的时光,不是如此!我想……铸

造真正的时光,彻底击溃天方,二位,愿意帮忙吗?”

说罢,忽然又道“不,是所有人,在场的,诸位帝尊,愿意帮忙吗?”

众人一怔,什么意思?

怎么帮忙?

李皓却是笑了“大家不用管春秋,不会死的那么快……咱们只管输出能量即可

,趁着春秋大战,咱们一起进诸天道场玩玩!”

话出,众人惊呆了!

这是什么时候?

这是春秋和天方决战的时刻,这是大家命运的抉择点,你……说啥呢?

李皓不管,此刻,一方天地,仿佛浮现在了春秋体内,一条条通道,浮现在大家

眼前,“进来吧!”

“对了,能量不要代入了,就算带进来,也带少点,免得春秋道友被杀了……”

众人呆滞无比!

可此刻,人王和苏宇,先后进入,其他人见状,有些头疼,可一想到这三位都不

怕··……咱们怕个锤子?

下一刻,一位位帝尊,灵性融入其中。

大道之力,倒是都留下了。

而春秋帝尊,此刻还在鏖战天方,天方疯魔一般,还在疯狂怒吼。

而春秋……也是头疼欲裂。

“李皓!怎么办?”

没人回应。

她再次在心中怒吼“人王,你在吗?”

“苏宇,你在哪?”

死了吗?

她有些气急败坏了!

为何没人回应我?

她此刻,有些感知,灵性好像弱了许多,但是,她实在是没时间,去仔细探查了

,大道之力倒是持续不断输出,可她越战越是虚弱。

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败的!

李皓,你这畜生,你怎么不回答我?

她心虚的很!

没有李皓指挥,她觉得,自己肯定不敌天方的,这群混蛋,为何要我来执掌,为

什么?

诸天道场。

一片荒芜。

李皓侧头看向人王“精神力具现,最终会化为实质,对吧?”

人王点头。

“所以,你的魔武,就是你内天地世界,其实……是可以真实存在的。”

人王再次点头。

李皓又看向苏宇“你的精神海,囊括了你的万界世界,所以……你从万界走出

,其实是将万界,收纳进入了精神海!”

苏宇也微微点头。

李皓明悟。

身后,那些帝尊,一个个都有些不解,而李皓,看向众人,忽然道“诸位,你

们觉得,是平凡时期,更开心,还是后来称王做祖更开心呢?”

众人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皓笑了笑“我想……在这,开辟一个混沌,精神的混沌,我想……彻底平凡这个混沌!不再建立万道体系,不再建立修道体系,让时光,回归到平凡!”

众人一怔,接着都惊呆了。

李皓看向人王和宇皇“二位觉得呢?”

人王笑道“我就猜到,你会有这心思,我没意见,时光岁月,本就是平凡的,

最终回归到现实,回归到生活!生老病死,无需苛求,百年是生活,万年…·…也只是

活着罢了!”

“早在新武时期,我就曾想过……天下灭武!”

人王有些感慨,“若非,我发现混沌之外,还有世界,新武,还有危机,我想···

…我可能会持续去做,最终将新武,化为平凡!”

苏宇也笑了起来“回归平凡,也许才是时光的真谛,战这么走,我觉得,他可

能最后时刻,彻底明白了这一切!天方,追求的所谓绝对时空,在我看来……其实,

也是大同小异!大家本质上的追求,其实并无太大差别。”

李皓也点了点头“所以……我想将我想复活的人,都复活!将我银月世界,再

次重造,让大家再次出现,一切回归于平凡,整个混沌,回归于平凡……人也好,妖

也好,纷争也好,争霸也好……该存在,便存在好了,也许有人未必认同我,那也

无妨……我也不苛求,大家都认同!”

李皓看向苏宇几人,笑道“那我…·…想在这,再建混沌,新混沌,以意建立,

以神建立……最终,覆盖混沌,让时光……彻底回归!”

几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这一刻的人王,露出一些笑容,“也好,我其实更希望,能安静一些,能让我,

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一些人,我的爱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这一刻,人王挥手,一座城市,浮现在诸天道场。

那是……魔武之城。

此刻,仿佛有无数虚影浮现,都是一些新武强者,只是,仿佛都没了任何意识,

人王也不在乎,看向几人,笑道“你们是要当我隔壁邻居,还是说……咱们还是离

远点好?若是此刻离远了,以后串门,也许都没机会了,此生未必再有机会相见了!

当然,若是当隔壁邻居……那就可以凑凑热闹。”

苏宇先笑了起来“和你当邻居,人王··…···不会没事干,就去我们那边串门,没

事就打几架吧?”

人王嗤笑“我有那么无聊?何况,真到了那时候,打架有何意思?咱是斯文人

,以理服人!”

苏宇笑了。

李皓此刻也笑了“做个邻居吧!太远了,也许真的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相见了

,先铸造,至于人员……等击溃了天方,回溯混沌本源吧!”

两人都点了点头。

此刻,其他帝尊,你看我,我看你,有人忍不住道“三位道尊的意思是……灭

道吗?”

有些不寒而栗!

怎么会这样!

李皓摇头“不算是灭道,只是将混沌恢复成初始状态,道可悟,在心中!江湖

依旧在,岁月回归平凡····…”

人王龇牙一笑“说的那么含蓄做什么?其实大体上你说对了,时光就是平凡的

,包括天方所追求的绝对时空,在我看来,最终,他追求的,其实也只是一个平凡!

他仿佛猜到了天方最终的追求,其实,绝对时空,也不过是平凡罢了。

“在这,以神铸混沌!以意铸世界!趁着混沌彻底寂灭,投射混沌,彻底寂灭万

道,本源破碎,趁着现在,大家想复活谁,其实都有机会……”

人王笑呵呵道“李皓所想,其实也是我所想,也是每一位站在巅峰地位的人,

所想!混沌纷争不断,动荡不断,一切,源于不平凡!也许,此举无法彻底解决一切

纷争,可在我看来……下一次,也许就是无数岁月之后了,那时候,你我都已死去,

何必在意呢?”

说到这,又补充一句“其实,大家没的选择,不选择……只有·……死亡!”

他看向众人,李皓此刻也点头“我们不敌天方!哪怕集合了大家之力,也不敌

天方,唯有将整个混沌,彻底化为平凡,大家都是平凡人……”

说到这,他笑了,此刻,笑的忽然有些放肆,有些嚣张“咱们上万人,他就一

个……那时候…·一人一拳,可以打的他叫大家爸爸妈妈!”

众人一怔,人王嘿嘿笑着“叫我爷爷!”

众人无语,这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有帝尊面色迟疑之色“三位道尊的意思是,只有这样,化混沌平凡,才能…··

将天方击杀?”

李皓感慨“未必要杀死他……当然,到时候再看吧!但是,路只有这一条,我

不敌他,我所掌握的时光,只是一种大道,但是不够强,此刻,是无法匹敌天方的!

春秋也许还能坚持一会,但是……坚持不了太久!”

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了李皓的意思。

要不,等死。

要不,只能听他的,将整个混沌,化为平凡,万道彻底寂灭,不再具备万道,那

时候,所有人都会失去大道之力,包括天方!

那时候,不再看实力,而是……人数!

谁人多,谁厉害。

上万人,一人一口吐沫,天方都得被淹死。

李皓什么也不再说,此刻,面前,凭空浮现出一座小城,正是银城。

一切建筑,宛如真实。

在众人眼中,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模型一般,可很快,这个模型,开始扩大,蔓延

而出,一些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地方,渐渐开始呈现出来,和不远处的新武,渐渐接

壤。

宇皇也是笑了一声,挥手之间,一枚枚神文落入大地之上,一座座建筑,凭空而

起。

众人见状,又想到李皓所说……此刻不选,其实没得选择。

哪怕有人有些不甘心……此刻,也只能纷纷出手,那大地之上,忽然,一座座城

市,拔地而起,有些连城市都不是,而是荒原,沙漠,湖泊…···

所有人,此刻都在打造自己的世界,打造自己的理想国度,也许,未必能成功,

可他们知道,也只能相信李皓几人。

他们无从选择!

而此刻,李皓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条大道,浮现在脚下,忽然,亿万苍生,仿佛

看到了什么。

李皓笑了“诸位,也许……可以感受一下,苍生之意!世界,不是一个人的世

界,混沌不是一个人的混沌,大家都参与,也许,才有意义!当然,未必要全听,这

也许……是我们修炼至今,唯一该有的特权……”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片刻后,意志融入其中,感受着一些苍生之意。

而这刹那,那无数世界,无数生灵,在这寂灭无比的混沌之中,仿佛感受到了什

么,让混沌……回归平凡?

这刹那··……无数生灵,瞬间雀跃起来!

今日之战,他们惶恐,他们不安,他们绝望……

就因为,一切都不再可控。

整个世界,仿佛都要彻底坍塌,他们绝望无比,而这一刻,他们不知道,感受到

的是真是假,可是,仿佛看到了希望。

一瞬间,无数意识,沿着那江湖之路,沿着那绝望意志,沿着那心门,蔓延而

出。

所有帝尊,都在默默感知着。

有人感知着自己的世界,有人感知着其他世界,不断做一些调整,而李皓,也在

感受着一切,他继续刻画自己的银月。

一旁,人王也好,宇皇也好,都很认真地在搭建着属于他们的世界。

这一刻,很虔诚,也很认真。

人王不再吊儿郎当,宇皇不再伪装斯文,大家,撕下了虚伪的面具,做着自己想

做的事。

……

外界。

春秋彻底要疯了。

一声巨响,让她喋血倒飞,而对面,天方仿佛彻底疯魔了,怒吼“为什么?春

秋,你根本无法发挥出时光之力!时光绝不可能如此孱弱!你这废物,你的时光,让

我失望!”

不是这样的!

绝对不是这样的。

这不是时光。

战,我认识,我见过,我聊过,他口中的时光,很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

我信!

真的信。

这无数年来,在我眼中,时光就是无与伦比的,所以……我惧怕战复活,因为,

我怕我不是他对手,所以,我希望李皓执掌,这样,哪怕时光无敌,我也能赢!

可现在呢?

春秋执掌的时光,让他失望至极。

而春秋,此刻也怒了“老东西,你疯够了吗?你实力强大,说什么便是什么,

时光就是这样的!”

欺人太甚了!

欺妖太甚了。

时光很强了,只是我比你弱,你还要怎样?

难道非要杀了你,才代表时光强大吗?

我要是能杀你,早就杀了你了!

你这老不死的,气死老娘了!

“不,不对……”

天方却是疯狂摇头“绝对不是如此,昔年,战说,时光强大无比,哪怕空间,

在时光面前,也绝无反抗余地!”

他喃喃自语,回忆起了当初,“也不对,他说,时间也好,空间也好……最终,

都会存在……也就是说,时空都会很强,对,所以,绝对时空,才是最强大的,最永

恒的存在……”

春秋暗骂!

疯子!

战一个六阶帝尊,说什么你都当真?

人家说你要死,你真去死吗?

这老家伙,疯了就算了,关键是,真强啊。

还有,李皓这家伙,到底干嘛呢?

也不吭声,也不回话,大道之力倒是还在,可是,正在慢慢削弱中,这么下去·…

·…我真扛不住了!

就在她很绝望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李皓的声音“差点忘了你,春秋,你

理想中的春秋之城,是什么样的?”

“什么鬼?”

春秋差点气炸了肺!

什么玩意?

他么的,在战斗呢!

打混沌老怪呢!

老娘为了你们,打死打活的,都快被打爆了,你这时候,到底要干嘛?

愤怒之下,也不理会。

李皓却是如同烦人的苍蝇“春秋,快说,你也是功臣,我这人,不会忘记一人

的,你说说看,你想要的春秋一族,春秋一界,该是如何?起码大体上说个要求吧··

…”

“李皓!”

春秋怒吼声,响彻天地,此刻,比天方还要愤怒,你真疯了吗?

我在战斗啊!

我在对抗天方啊。

你出点主意,如何对付他,这才是关键…·

“对了,你说出来,有利于干掉天方……”

我去你玛德!

我有那么像白痴吗?

春秋心中狂骂!

合着,我说一下,就能弄死天方,你逗孩子也不敢这么逗吧?

可李皓一直问,她实在是气急,行,你们放弃了是吧?

那我也不管了!

“随便…·…只要我春秋一族,能开智,能活的长久一些,能和其他人一样,其他

生灵一样,能够有智慧……都随便,行了吧?”

“没问题!明白了,要求挺简单……对了,你想和我做邻居吗?”

“滚!”

春秋暴怒!去你的!

邻居个屁,你死了,我都不想和你死一起。

太气妖了!

这一刻,春秋也不管了,死就死吧,你们这些家伙,自己都不在意生死,老娘凭

啥在意?

春秋一族,本就寿元短暂。

活一个春秋,就算长寿。

我都活了多久了?

你们呢?

呸!

要后悔,也是你们,我才不后悔!

这一刻,她哼了一声“天方老鬼,老娘宰了你,两百万年的老东西,去死吧!

这一刻,她彻底放飞自我了!

管你们呢!

大不了,拼到陨落,反正死的不止我一个,轰!

大道之力,疯狂涌现,此刻,压根不在乎持久战了,全力爆发,能战多久算多久

……

而诸天道场之中。

李皓笑了起来,此刻,一座巨大的城市,凭空浮现,朝着万界靠拢,苏宇回头看

来,李皓笑了“春秋是个小萝莉,你万界蓝天也是……春秋分身无数,蓝天也是···

…我觉得,和你做邻居会合适一点。”

苏宇看着他,不语。

什么妖魔鬼怪,你都送我附近,合适吗?

李皓又笑容轻松道“等一切化凡成功,人家应该也不会太变态的,何况,春秋

脑子不太好用,对你而言,也不是什么大麻烦。”

“为何不靠近银月?”

李皓笑了“银月都是正常人,变态不多,新武也好,万界也好,修炼分身道的

都太多了……”

“你是说,你银月没变态?”

人王扭头而来,冷笑“你银月,你不就是最大的变态吗?””……"

李皓有些不爽,很快恢复笑容“前辈也许不知,我从来都不是那种人,当日我

和诸位所言,也非虚假,昔日,我是巡检司巡检,也就是你们口中的警察、巡捕……

曾帮助过许多人,锦旗收了无数,只可惜,大战爆发,导致锦旗烧毁,而今……只有

一面了!”

遗憾叹息,这一刻,浮现一面锦旗,上书——乐于助人,胸怀大爱。

赠巡检司巡检李皓

这锦旗一出,众人一怔,这……好像还真是真的,都已经破损了,不止如此,上

面还沾染了一些血迹。

这家伙,还真被人送过锦旗?

人王也好,苏宇也好,都是一怔,这也行?

从哪骗来的?

李皓见大家看来,笑道“生活所迫罢了,否则,谁又愿意当一个坏人呢?魔剑

李皓,也只是江湖传言罢了,受我恩惠者太多·……”

说罢,将这锦旗,置入了那银月世界。

轻声道“做个纪念吧,昔日,这样的锦旗,能堆成一座山,而今,也只有这一

面了。”

人王瞥了他一眼,你就骗鬼吧!

就算这一面,搞不好都是骗来的。

而苏宇,忽然噗嗤一笑,李皓朝他看去,苏宇轻咳一声,“没事,没事……就是

……这血液,好像是人死了之后,喷射上去的……看样子,当年这锦旗附近,有人被

杀了,不会是送锦旗之人,被时光前辈所杀吧?”

“嗯?”

李皓皱眉“岂能用如此龌龊之心,去度量你的前辈?”

苏宇耸肩,笑而不语。

我猜的!

大体上,我猜测向来不会错。

很有可能如此!

人王也想到了这,笑了,不再理会李皓,此刻,其他帝尊,倒是被三人的从容,

给安抚了下来,安心了许多,这三人,这一刻,居然在这谈笑风生。

大家一下子,也安心多了。

李皓又道“对了,若是化凡成功,二位以后打算做点什么?”

人王笑道“还没想好,当老师?当校长?还是干脆弄个小岛,过养老生活?又

或者……去演讲?”

他嘿嘿笑“好吧,其实我有个想法……当包租公,当收账的,我手中欠条,都

快堆积成山了,若是化凡成功,我便去一一收账,顺带着,旅游一番,也许……别有

一番滋味!”

李皓哑然失笑。

苏宇则是笑道“我应该会去开个文明研究所,收集所有文明的文化,知识,传

承……道,也许会消失,文明不会,只会在时光中,更加璀璨!”

李皓点头。

两人看向他,李皓想了想,呵呵一笑“我想当个武师!”

两人一怔。

李皓笑道“武师,不一定就是如今的武师,或者……开个武馆?强身健体也不

错啊,我的五禽术很厉害的,五禽术,本就是强身健体的术法,不代表一定要杀人··…

……”

他有些感慨,“也许,我还想完成我的学业,又或者,继续当巡检,护卫一方安

宁?不知道,还没想好,这样的日子,也许会很开心,会很舒服……江湖也可以留在

心中,江湖梦一场,也不错……”

三人各自讨论着,诉说着。

江湖路,太累了。

而这,也并非他们所追求的江湖。

此刻,人王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然后养一只猫,带着一条狗,到处去收账,忍

不住自己都乐了。

而苏宇,也想着,收集万族文明……不,如今,应该是收集混沌文明,一定也很

有意思。

谁说,道,只能用来杀戮?

三人,都露出了一些笑意,发自内心,洋溢在外,被三人影响,这一刻,那些帝

尊,也低声彼此交流了起来。

声音,有些嘈杂。

“你们以后要干嘛?真要化凡了,大家会做什么?”

“我想去当个演员!”

“什么是演员?”

“就是戏子,懂吗?我知道这个,是这意思吧?”

“狗屁,什么戏子·……算了,你说的也对,就是演绎一些真实发生过的传奇,将

他们拍成电影,这个混沌,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去拍了,传奇……永不落幕!”

“听起来不错!”

“你想做什么?”

“我想当土匪!”

“什么?”

“当个山大王,明白吗?我们那,山头多,山大王,滋润的很,有时候老子看着

都羡慕……”

“没追求,本王想成为万兽之王……回头四处弄点妖族,什么龙凤,都给我当孙

子……”

“你胆子可不小……”

“怕什么?都化凡了,龙凤也只是寻常,搞不好也就山鸡那么大!” <请牢记本站最新域名以防丢失 m.akshu8.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第1页/共2页)